Sunya

APH/bsr/yys/OP/黑礁/GST/加勒比,全员博爱党,船控、拟人爱好者。
弧长,偶尔会画点东西。
文手养成中……



cp/组合:APH法,奥,英,西,意,葡等;
OP鳄、唐,香索香,基罗基相关;
yys夜叉、书翁、琴师;
bsr主枭雄和信长公;
加勒比几乎没有忌口,偏爱船姑娘们、老巴和诺准将


混迹于北极圈,对各种冷/cp/组合/番好感↑↑↑.地理历史音乐爱好者,仍处于入门阶段.


最近在欧美和游戏圈边缘徘徊,通灵之战入半只脚,想爬墙生化。

自设定的慕斯拟人。大概是个……3/4星食灵?

基本上用了常见的原味、芒果味和巧克力味的颜色。此外很多部位都沾了些许奶油。

蕾丝→奶油花边
皮鞋→饼干底
礼帽→装点的水果和香菜叶

是个最开始接触有些冷淡高傲的姑娘,其实也有很柔软的一面,诞生地是巴黎。

【约蔡拉郎】这位枪手请跑慢点

邪教注意!不喜勿入,婉拒ky

算是西幻架空设定,bug略多,设定是东西方有共通的语言↓↓

蔡文姬(18),成年形象,设定是带着自己爱琴“清辉”游历的东方女孩

百里守约(21),同样在旅行的枪手,擅长远程狙击,很爱惜自己的枪

以上,OK的话请观看,顺便问问有同好吗……



1

蔡文姬已经忘记自己是何时来到这片不属于故乡的土地了。

将她引向西方的只是一个梦境,从未见过的阴沉森林里,总有个长发的中年男人立在远处,但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然而每当靠近,虚幻的世界就开始崩塌。

后来便衍生出可怕的梦魇,似乎她再不出发,那有着血色眸子的人就要将她留在梦里一睡不醒。

万般无奈之下,文姬做出了离家的决定,去会会那位只在梦境中出现的先生。正好,她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




“唉,看来今天是走不出这里了。不过爹爹也说过,遇到这种情况不能急,总之先去取火吧。”

星星探头的时刻,文姬在一处空旷的草地上停下了脚步。很幸运,四周有不少干燥的木头,弄燃它们并不麻烦——只需要点小小的“法术”,而文姬很自信自己的琴声所发出的能量足够让烈焰出现。

一步成功,这是个不错的开始。女孩儿愉快地想着,随手将昨天热心收留她的老板娘给予的面包拿出来,学着看到的方法烤了烤——说实在她并不习惯这种西洋面食,还是家乡的饭有滋味。可纵使不情愿,她还是将有些发硬的食物塞在了嘴里。

初夏的夜不算热,空气中还夹带着春日的凉爽气息。饱餐后的文姬愉悦地奏起了清辉,琴弦随着她的拨动跟着跳跃出欢乐的音符。风儿把有着魔力的动听曲声传递,引来了不少林间的小动物。璀璨的明星将气氛衬托地如此美好,无法打破也不应当打破。





所以当带着敌意的箭矢划破长空刺向自己时,蔡文姬慌了神,手指没有做出适当的反应来弹奏防御音阶抵挡攻击,反而一连串错了好几个音。

糟了!!来不及——

“碰!”

意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,睁开紧闭的双眼,文姬只看见断裂的木箭,和深入身边树干弹孔,那里还冒着细烟。她将感激的眼神投去树林深处,只看见枝叶间银色的枪管反射着光辉。



“非常感谢,不过你到底是谁呢?”


她向着那枪口的方向“说”着,没出声,口型的变化却明显得很。


—TBC—


感谢你看到这里。

【夜灯】直到肉体消失,灵魂散去

冷门夜灯向

现代paro,不喜勿入,不要ky

设定在文章最后


引子

人类,无趣的很。

寿命短暂又十分脆弱,还愚蠢的不行,有点风吹草动便能被毁个大半,这种生物在世上存活下来还真是个奇迹。

千年来,我都这么想。

但现在我也不得不做出改观,因为不知从何时起,我的存亡已经被这群人类所掌握了——他们开始不相信妖怪的存在,现在的我如同那些依靠人类信仰的神明般,只要最后一个相信我存在的人消失,那生命便要走向终结了。

“所以现在本大爷只能祈祷那群人类还记得我了。”




“嗤,我会这么说吗?”







“……X地又发生一起火灾事故,已有三人遇难,火灾发生的原因尚未明确。警方已介入调查。这已经是本月第三起失火事故,天干物燥还请大家注意防火安全……”

不大的住宅里,穿着连帽衫的男人随意的靠在沙发上,关注着电视机里正播出的新闻。

“三个人?这么快就要死绝了?”不屑地嗤笑一声,他抬手按下遥控板关了电视机。

“还以为能多活几个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男人突然回头紧盯着房门。

“啊啦,还是这么敏感。”

“……青行灯,来就光明正大的进来,本大爷跟你说过的吧。”

“那还真是抱歉了,夜叉先、生?不过这可不是和‘恩人’说话的语气呢。”女人故意加重“恩人”二字,让夜叉不爽地抖了抖身子。

天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跟你扯上关系。

“谁知道?不过我相信到时你会庆幸和我扯上关系的。”

恶鬼翻了个白眼,不耐烦地开口问道:“这次又是什么事?”

“只是来提醒你别太过火了,惹到那群大妖怪就算是我也帮不了你。”

“嘁,明白明白。没什么事的话赶紧离开吧,女人。”不情不愿地答应后,夜叉接着下了逐客令。

“不挽留一下吗?果真是个无趣的家伙。不过我会继续拿你做原型写书的,虽然可能帮不上多大忙就是。”青行灯也不恼,弯弯眉然后开门离去。吱呀一声过后,阴冷的房间里又只剩下夜叉一人。




“啧。”

夜叉走到窗前拉开百叶窗,看着刚刚离开自己房间的美人儿离去的身影愣了半秒,随后马上注意到几个鬼鬼祟祟尾随青行灯的人类男子。

“净给本大爷添麻烦。”

恶鬼微微眯着眼,紫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。离开窗口,夜叉随手从桌上抄起一把小刀塞在怀里,哼着小曲儿出了房门,心情还不错的样子。







“放过我……求求你!”

人们扭曲的面孔,刺耳的求饶声,以及自心底冲出的恐惧,向来是夜叉最爱的东西。血液就像兴奋剂,刺激着恶鬼接近破碎的灵魂。追逐游戏到了最后,就只剩下狂笑的猎人和倒地不起的猎物,而猎人则会恶趣味地踏在不堪入目的伤口之上,以恰到好处的力度轻轻碾压着——尽管那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,无法再对痛苦做出任何反应。

当然,他是不会留下证据的,妖术向来是掩盖一切的好方法。在处理完痕迹后,夜叉甩甩手从胡同里走出来。没有高楼的掩盖,他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。抬头瞧瞧,刺眼的很。

“呵呵呵,不愧是……不过这样下去不会上瘾么?”接着从阴影里走出来的是身着制服的青行灯,语气平平看不出是对夜叉说还是对自己说。

而走在她之前的恶鬼只是摆摆手,颇有“多谢款待”的意味,空留个背影就隐入人流之中,再寻不见。




走在路上,夜叉却回味起青行灯的话。

杀戮于他来说的确是毒品,无论是粗暴的、亦或是稍微“温柔”的手法,只要听到肉体在自己手里撕裂的声音、感受到温热的液体喷溅在脸上时,灵魂总能奇妙地平静,而后再次躁动起来。

青行灯引他出来是为何他还是明白的。肉体归自己,魂魄归她,对妖怪来说,全部都那么合理。

只是二人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能让自身维持多久,如果不能为人所铭记,那么“付出”的所有都是空谈。

很不爽,非常不爽。

夜叉烦躁地把地上的石子踢了又踢,堵气似的越来越用力,最终那可怜的玩意撞在墙上发出句细小的惨叫,而后没了声息。




从什么时候开始,名震一时的大妖怪们都需要如此苟延残喘了。



—TBC—


首先感谢你看到这里!

这篇文构思几个月了,但过了很久都没成型,今天想拿出来写写试试。如果ooc了请提出来,我会做出修改!后期文中也会出现其他角色,可能是个伪全妖向的长篇吧。



最后要放出的是设定一类↓

现代社会,妖怪也不得不跟着人类的思想进步,就算是隐居山林的妖怪,也都懂点人类的高科技玩意,但是思想的进步,意味着相信妖怪(包括神明)存在的人类越来越少,被所有人遗忘之时,便是消失之时。所有的妖都开始寻找“存在”的办法,有的寻对了方法,有的则弯路连连。夜叉与青行灯因为某些原因达成“同盟”,也就有了这些故事。

灯姐是个作家,而叉目前是无业状态。

【APH伪全员脱出长篇】Run ∞ AWay


【1-0】

“午安,弗朗西斯哥哥!可以给我来份番茄意面吗?”费里西安诺拉开学校酒吧小巧的门,对着正半趴在吧台上擦着玻璃杯的法国人喊道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弗朗西斯双手一推台子站起来,随手拢了把头发便转身摆弄起食材和厨具来,“菊,你呢?想吃什么?”

“和费里君一样就好,非常感谢。”

随费里西安诺后进入的本田菊这才开口,他刚刚专注于“拯救”被木门上倒刺挂住的外套衣摆,并没有注意到已经咕咕作响的胃。




“哎,小费里,你们可是完全错过了平常的饭点啊。”弗朗西斯娴熟地将调味料撒进已经溢出些香味的面里,随口向已经瘫倒在餐桌上的人问。

“Ve……路德一定要做完这期专题才肯放我们走,可我们马上还要去画室拿些工具去写生!明明已经到假期了,吃pasta、和大家一起出去玩才是最佳方案啊!”费里西安诺激动地手舞足蹈,这个动作无疑加重了饥饿——刚说完他就再次瘫软下去。

“在下举双手赞成。”

“哇哦,那可真是辛苦你们了……哎?”弗朗西斯前半句话未说完,机器刺耳的嗡嗡声便把他的腔调硬生生转了个个。

「——请——全体留校人员注意!校内突然出现大批不明生物,并且会袭击移动的东西!请大家注——注意保护自身安q……——轰!!——」

广播断在什么东西的爆炸声中。离喇叭最近的费里顿时一激灵。差点把刚端来的意面掉在地上。

“注意——可别浪费掉哥哥我的心意哦?”弗朗西斯稳稳接住盘子,眨眨眼,将脆弱的陶瓷制品搁在桌上,随后轻声嘟囔道,“眉毛在搞什么名堂,不会又是魔法失败吧?唉,可真叫人不省心。”看上去他只觉得头疼,语气显示着他似乎并没有把刚刚的事儿太放在心上。

“的确……亚瑟先生的魔法出过好几次类似的问题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。”

在与人的交谈及肚子空空的情况下下,费里西安诺暂时将心头的不安丢在了一边,他的注意力逐渐被美味所吸引。





“谢谢款待,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
“晚饭会回来这边吃的!麻烦弗朗哥哥了!”

“当然没问题,随时欢迎。”

与法国人告别后,费里西安诺、本田菊二人不紧不慢来到社团楼。上学期间异常热闹的大楼在暑假来临后也变得清冷,连皮鞋敲击瓷砖的声音都那么明显,像是被放大数倍。

“到啦!马上就开工如何,菊?”费里西安诺开门进入了教室,还没把公用壁橱打开,菊已朝反方向、左边桌椅的间隙走去,不时还蹲下看看地面。现在,他正打算举起一盆盆栽检查。

兴许是又注意到了什么细节有变化吧。

然而费里刚要好奇地走近,菊却把手里的瓷盆摔了个粉碎。愣了愣,费里赶紧前去查看同伴的情况——相当震惊,双臂还在颤抖。

“你看角落,那个……”

“哪里哪里……等等那是、血?!”

前几秒还在开开心心翻找道具的意大利人、与仍处在惊讶中的日本人,同时僵在了原地。阳光无法透过的窗帘后,狭小的美术教室气氛降至冰点。未干的血迹清晰地刻在墙壁上,时刻提示着二人:曾有人在这里受伤、这栋楼已不安全,以及——亚瑟的话未必有错。再呆在有削弱魔法保护的大楼极大几率下会出事。



“跑!”脑海里的人不断叫喊着,然而让人更加不安的东西也在逼近——带着划破空气的尖啸声。



“小心,快躲开!”


无法预料的冲击。费里西安诺顿时只觉得眼前发黑,最后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


—TBC—

解说部分:

异能分类见上p,在我的空间翻翻就好,这里暂时只写本田菊的。

菊:原Subject类异能者,能够控制影子绘画,但并不是很实用,黑暗环境下能更加出色地发挥能力。现在有出现向Nature变异的倾向,影响范围比以前更广。

武器是影子形成的武士刀,没有刀鞘,体术不错但体力不算好,不擅长应对消耗战。

由于特长原因擅长观察,经常注意到细小系列的变化。

关于建筑,没错,学校里有些地方是被下了魔法的,能够抑制异能,避免学生冲突拆了楼。这里所在的社团楼除了魔法教室其他的地方都有保护,因此在这里也无法发挥全部异能。

关于仏er和小费里的能力……可以猜猜哟

刚起步不久,如有不足或压根不对的地方,请直接用评论砸死我吧ORZ非常感谢你看到这里!

【攻略】中秋副本--满月

嘛……因为这关真的不好打,那些敌方召唤点占领不及时又经常会生新怪,所以做了个自己比较惯用的路线图,可以尽量避免些不必要的战斗消耗血量。

仅供参考,给部分与我同样肝得不算多但也想过关的同好,相信一定还有比我更好的法子。

这里先说下,我的一队美味度1692,勉强过了推荐,用来打月兔那条路;二队1122,走另一条路。队伍的配置不算出彩,不过肉练好了,过关应该还是没大问题的。

p1p2 分别是我一队二队的情况
p3p4 路线图概况,由于食灵都在治疗,没法实战演示了十分抱歉!

接下来是线路:
1.开局一队直接冲过去把渣滓和月兔打倒(千万别绕路),剩下的回合主靠二队。PS:可以占领一个魔法石,用于削弱吞食者

2.第二回合,二队到抉择点,选择“新道路”的选项,这个时候会出现补给点,增加步数,又可以占领一块魔法石

3.第三回合,正常来说会直接遇上吞食者,那就打吧。由于之前有与突击者战斗的可能,建议把食灵们的血练厚点,特别是主食和主菜的。

4.这之后,就按照怪物的行走路线打即可。注意:尽量先占领敌方召唤点。

大概是这些。


以上方案仅供参考!仅供参考!
如果实用的话给个评论呗(划掉)

最后,祝大家都能顺利通关!!欧气幸运值MAX!!

【长篇试水】RuN ∞ AWay

很久之前萌发出的脑洞,也许会写成长篇。架空现实的设定,解说在全文最后。后期会补充完全设定。

不会打tag,先这样吧.

【0】

“…听好了,明天最后一门考试都给我加油,年轻人就拿出气势来!别让柯克兰他们班超过去了!明白吗?”

“叮铃铃铃——”未等到干劲满满的回答,铃声就不适时地响起了。王耀无奈地摆摆手,示意大家可以下课了。瞬间,原本安静的历史教室就炸开了锅,学生们三三两两离开,有的还会给讲台前正整理资料的中国人打个招呼再走掉,而王耀从来会回之微笑。

收拾完了,偌大的教室也变得空荡荡了,安静的氛围总会让师者觉得有些寂寞,王耀也不例外。于是他选择去热闹的操场上散散步,来缓解暑假到来前愈发膨胀的空虚感——虽然才踏出门,他就被一股力量送去了与原本目的地相悖的地方。

“柯克兰,我不认为你的权力里包括二话不说传送一名比他还要年长的前辈。我可是受够这样的折腾了。”

对于自己突然出现在气氛神秘的魔法部这件事,王耀早就习以为常——拜嫌麻烦的学生会长所赐,但几句抱怨向来是必然的,只是这次对方从始至终紧盯着眼前的水晶球,破天荒没有反驳。

“这是有什么事难倒了你吗?真难得啊。”凑上前去将目光同样移动到透明的球体上,可王耀并非Magic异能者,看不出什么端倪。最终他选择去端起桌上那杯似乎是为他准备的红茶,将还算温热的液体送进嘴里,以打发英国人开口前的无聊时光。

“……禁林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禁林的空气流动不太对劲,像是有什么在冲击那里的结界,想要挣脱出来。”

亚瑟.柯克兰终于不再沉默,一句话将自己把王耀带来这里的目的说出口。

“所以,你需要开启那里的钥匙,去查看情况是吗?”王耀抿了口茶,垂下眼帘思考片刻,似乎在纠结什么,半晌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没问题。不过,既然你说了空气流动不对……那是我也得跟着去的意思对吧。”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快速行动,禁林敞开太久而使学院里那群小鬼受到伤害的话,我可不同意啊。”


耀眼的光芒过后,魔法部教室空无一人。水晶球上下漂浮着,而一旁的坩埚在余温的作用下仍旧咕噜咕噜冒着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很好,这里就是最后了。哈,真是废了我不少功夫。”王耀在查看完禁林中央巨大的古树后松了口气。看来没太多需要担心的,只是异能紊乱有些严重,才造成空气流动的不正常,考核结束等学生都回家后再来疏通一遍就好。只是……这种情况并不该发生在现在啊,明明不久前才疏通过。

这么想着,他走向与亚瑟约定的汇合处——那是林子里少有的空地,其中央竖着W学院创始人的墓碑。英国人已经等候多时,他的表情不怎么轻松。

“如何?王耀,有什么发现吗?这里的魔力让我非常不适啊……真想快点离开这鬼地方。”

“没什么大不了,考试结束之后交给我就好。”如此敷衍的回答,果然得到对方狐疑的目光。“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……真是的。而且你脸色发白哎,再待下去不是要昏倒了吗?走走走,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会照顾自己。”

王耀一顿“说教”之后,亚瑟妥协催动能力带着身边的中国人出了禁林。还有一部分原因是——正如王耀所说,他再多呆片刻就要支持不住了,所以离开才是目前最明智的选择。




无人的森林里,多出了空气被撕裂的刺耳声响。

—TBC—

【简单的说明部分】

这个世界除了人类外还存在着另一种人——异能者,解释起来很简单,就是是拥有超能力的人。目前分为四种类型:Nature、Magic、Subject和Else,这些有异能的人几乎都在W学院上学,而学院里的老师由资历比较深的老师担任,学生会则是学生自发组成的管理部门。

王耀是Nature异能者,能力为控制空气流动;亚瑟则是Magic异能者,能力为操纵时间,相应的由于是Magic,也能用少部分其他的异能(魔法),例如操纵火焰、雷电等。

禁林:学院里某处魔力特别强大的地方,由于曾造成过人员受伤所以被封锁起来,最近突然变得十分不稳定。中心是一颗古树,存在着浓厚的异能。亚瑟是因为他的异能与其冲突才不敢贸然靠近古树。






注意,以下内容为异能补足说明,很长

国际上异能间并没有明确分类,在学校里分为五大类型——自然类、学科类、魔法类和未定性类,还有一种称为混合型(变异者),各个类型下还有小分支。

自然类(Nature). 顾名思义,那些在自然中可能出现的都被分为这类,由于部分原因与学科类的差异不太明显。数量中等,多数先天形成,不易变异。
能力举例:控制空气、雷电、火焰等.

学科类(Subject). 最不好解释的类型,举个例吧,比如说你能通过绘画将纸上的东西画到现实里,你的能力就能被划分为学科类,学科类与其他类型区别不清晰,也与那些天生聪慧的普通人不好区分。因此多数拥有类似异能的人容易被分为混合型。数量最多,在某一方面有超常能力的人容易觉醒,可先天形成也可后天觉醒。容易变异。
能力举例:用音乐进行各种增幅、总有超强的运算能力等

魔法类(Magic). 与其他类型有着非常大的区别,其界限并不只是名称上叫的“魔法”。那些可以制造超常现象的人的异能都可以被叫做魔法类。与自然类最大的区别是自然类多数需要媒介而魔法类可以凭空召唤,是非常少见的类型,一般魔法类的能力者都非常强大。数量最少,几乎无法变异,但有几率从其他类型变成魔法类.
能力举例:召唤术、读心、操纵时间等

未定性类/其他类(Else). 除了上述之外的所有类型,数量较少,变异率不明.

混合型(变异者). 严格来说并不算一个类型,它扔包括在else里,但是数量实在是太多所以诞生了这个名词。例如你原本是学科型,突然变异成魔法型,你就是变异者;或者说,能力发生了偏差,如魔法型的能力莫名需要介质了,也算变异者。变异者的能力多少带些原能力的特点。也有少部分变异后无法使用原本的异能,或者说变异过后又回到原异能,这时你只能称作原变异者。数量较多,且不稳定.

ps.Magic很忌讳自己的能力变异.

扔点自家蔷薇宝石组拟人.人设在后3p.第一张是幼儿园设定.

关于船们

这是一个吐槽




以下内容字多且主观意识强烈,可能会引起不适,慎入



好吧,就想说说关于船的事.憋了很久了.原先包括最近看到的一些文里都大大小小出现了炸船、毁船这样的部分.

我个人来说,因为我算是个船控所以有些见不得这种场面.就算你文写得再好,如果不是自然原因或寿命到头或因为战争“死去”的船,我都会退出来平静一下心情再点进去.

你可以说我太敏感,说我矫情.无所谓.



我们就不提别的船了,先说说黑珍珠.她简直就是被开刀大户.对这个姑娘好点好不好,对她的爱再多点行不行?

我自认为我是能体会到一丁点Jack对她的爱的,举我个人的例子:我有一架从小陪我到现在的钢琴十多年了,我特别不喜欢别人随便碰她.你有再好的技术没我的允许我不成.我对她的感觉甚至到了“她只能是我弹”这种地步.虽然这种想法有些肤浅自私了

她是有灵魂的,她不是一个“物体”,她是我的好姑娘.

我相信Jack对珍珠的爱绝对比我的还要深沉,这点看过一二三部的都知道,好不容易找回来了又被封印了,这到了第五部才又回到手里再次出海.如果她再有一点闪失别说Jack换了我也会跟你拼命.

可是糟糕的是现在某些文里,当然我不针对任何人,珍珠是在做所谓的cp之间“传递感情”的道具,这我就真的忍不了了.更有甚者炸了珍珠还妄图he(当然这个不是在lof上看到的),醒醒吧你都把我女儿给毁了我还要和你谈恋爱?就算你又把她救回来了,对不起我们还是没戏.



结束前说一下我对船长和船的理解.我觉得不管是哪个船长,他都不可能完全不爱自己的船,深浅程度不一样而已.但是你如果说他为了某个人连自己的船都不要了,那我觉得,这个人他就真的已经不配做船长了.换句话讲,这就可以被称为ooc了.

那是他们的船啊,是他们的骄傲啊.有了船才有船长,船长怎会不爱自己的船,不忠于自己的船?

而且就算是死亡,也请写出属于他们的结局.寿终正寝被船长火葬或是战死沙场,这都是可以的.他们真的不只是船,他们是航海者的同伴、是航海者的命啊!



最后,船长和船属于彼此,Jack和珍珠属于大海、冒险和自由的天空.

感谢你看到现在.

以上只是个人观点,如有不同意的地方请谅解了.接受理智讨论但拒绝撕,谢谢.

安利首歌…虽然曲调不算激昂但是感觉歌词很适合写脑洞.

占tag致歉!

比例废+脸歪的日常
摸个鱼,最近补柯南才想起来dover可以画侦探和怪盗的梗/托腮
不会打tag,就先这样吧